深入音乐盒的故乡

原来日本小樽音乐盒的机芯来自台湾

您知道日本小樽音乐盒博物馆的音乐盒机芯其实是台湾做的吗? 我们在各个诚品门市与观光景点都可以看到知音文创的音乐盒。玲琅满目的音乐盒手作配件总是让大人小孩都爱不释手,但是您有想过音乐盒上面的小饰品为何会转动吗?其实音乐盒的设计藏有大学问,其中精巧的音乐铃正是让音乐盒动起来的关键。

小提醒: 我们称音乐盒的机芯为音乐铃,音乐铃加上外壳后的成品我们才称之为音乐盒喔!

音樂盒的機芯特寫
音乐铃特写 (照片提供:台湾现代音乐铃博物馆,https://www.facebook.com/sankyomusical/)
協櫻廠房與週邊
左图是协樱的生产厂房的旧大门,右上图是协樱外围可见的绿油油农田,右下角的照片是协樱公司门口旧照片,其中出现的围墙特地用音梳设计造型,因为音梳是让音乐盒发出悦耳音色的关键零件。

其实台湾市面上有品牌的音乐盒中,大多数的音乐铃都是正港的台湾制造,藏身在富有人文与音乐素养的台中雾峰【协樱精密工业】是所有台湾音乐铃的出生地。邻近亚洲大学以及国立台湾交响乐团,位于台中精密金属工业重镇,音乐铃工厂其实与你想象中的不同。

你可能不知道,其实台湾曾是全球最大的音乐铃生产国,当时全世界音乐盒40%都是台湾制造。然而,在曲目选择有限的现况下,音乐盒渐渐被人们遗忘了。我们深入目前台湾唯一的音乐盒工厂:协樱精密工业,希望能亲自了解机芯的量产制程。。

音樂鈴的組裝步驟特寫,正在為音樂鈴插入發條。
传统音乐铃的组装步骤特写,作业员正在音乐铃插入发条。
音樂鈴的製程使用半自動化的組裝線
音乐铃的制程使用半自动化的组装线,再加上作业员们耐心检查与加工。

音乐铃是高度自动化产业

虽然一般人对音乐盒铃工厂的想象可能是一个个老师傅在工作台前打磨金属,但实际走进工厂,绝对就会被眼前的自动化生产线吹走之前所有的刻板印象。

现代化生产的音乐盒机芯是高度精密的金属工业,并用自动化的生产方式降低生产成本以提供亲民的价格。这代表着传统老师傅的技艺已经传承与创新,这更代表着这一群热爱音乐铃的人,为了让每个人都能轻松拥有音乐铃所做的努力

音乐铃背后的故事

我们专访音乐盒的幕后推手,台湾目前唯一的音乐盒机芯生产工厂:【协樱精密工业】,与您分享协樱如何从与日本Sankyo协力生产音乐盒的机芯,到后来与听见幸福合作开起了台湾音乐盒的风气,与现在的知音文创热潮。协樱研发各式专利的机芯,经历台湾为世界的工厂与产业外移,它们的努力不只见证台湾经济起飞的历史,更在当今台湾产业翻转的年代立下了良好的典范。

這個音梳片是我們用來開發第一代智慧音樂盒Muro Box的關鍵零件
这是协樱所生产的20音版的纸带音乐铃,这个型号的音梳片也是我们用来开发第一代Muro Box的关键零件。

台湾音乐铃的历史=协樱的历史​

在我们的专访中,一手建立协樱音乐铃事业的黄龙溪总经理,娓娓道来台湾的音乐铃机芯生产与研发之路。

「协樱是与日本Sankyo(三协)合资在台湾专门生产音乐铃的一家公司」。

黄总经理回忆在当时台湾作为世界的工厂,他任职的台湾三樱公司接到了日本三协公司的请求,要在台湾创建音乐铃的另一生产基地。为此他只身赴日本Sankyo总公司学习音乐铃的生产技术,并在学成归国后,于台中雾峰规划生产音乐盒的工厂基地。【协樱】的名称就是取自日本三协与台湾三樱的合称。

各式各樣的音樂盒機芯
展示柜上成列着协樱所生产的各式各样的音乐铃,照片特写只拍到最常见的几款机种。

在民国68年时,台湾便已是使用音乐铃机芯制造各式音乐盒外销的主要国家,因为人力比日本便宜,与台湾三樱有技术合作经验以生产音乐铃机芯起家的日本三协就找上门来谈合作事宜。
原本日本那边预计投资后要三年才能损益平衡,没想到台湾让它第一年就已开始获利。

协樱工厂高生产素质达成这不可能的任务,让日本人讶异不已。

黄组经理另举两个例子说明他对音乐铃生产的高标准:

「有一日本客户要求我们要把十八音机芯的音筒转速误差范围设定在十八秒上下2秒以内才能验收通过,但协樱出产的机芯能做到上下1秒以内。」

「日本Sankyo对音乐铃机芯的噪音规格是60分贝以下,而协樱却把噪音规格提高到45分贝以下才能出货。」

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音乐铃机芯,背后需要多少的努力与坚持。

日本原廠音樂盒機芯
协樱改良前日本设计的原型机种

比日本还好

不仅如此,协樱的十八音新型音乐铃产品与日本制的相比是丝毫不逊色。例如日本早期Sankyo原厂的音乐铃设计,容易在运输途中或是音乐盒生产厂商因装配不慎而变形造成质量问题,协樱在了解到顾客回报的缺失后,进一步改善了原本的减速筏保护装置(即下图所示的回转体外侧的绿色塑料件),提高了音乐转速的稳定性。

協櫻改良(左)和日本原廠設計(右)的音樂盒機芯
您看出协樱改良过的机芯(左图)和日本原厂设计的机芯(右图)在结构上的差异了吗?

「日本Sankyo透过盲测方法,比较协樱厂的合理化机芯与日本厂原机种的设计质量;也就是蒙着眼睛,用听的方式去区分音乐铃质量的高下。」

「结果是全部测试的人都无法分辨出哪个是日本的机芯;台湾的机芯便宜音质又好」

后来连日本造币局需要推出高质量音乐盒当作主打纪念款商品,都指定使用协樱所研发的十八音新型音乐铃机芯。这才让日本厂开始接受用台湾的设计去改良他们的机种。这不仅是协樱一个小胜利,这更是反映着台湾一直以来不容忽视的技术实力。

日本長官訪視協櫻的生產線
日本长官访视协樱的生产线,由黄总经理亲自讲解(照片提供:台湾现代音乐铃博物馆,https://www.facebook.com/sankyomusical/)

台湾音乐铃的设计与研发

但黄总经理说明这些成功并不是理所当然。他在当时已经预见到掌握设计能力的重要性,所以积极地研发各式新型样式的音乐铃机芯。各位音乐盒迷应该在知音文创或其他音乐盒品牌中,见过装在火柴盒大小的盒子内的迷你十八音机芯,那正是黄总经理领导研发的成果。不论马达机种,发条,手摇式或者旋钮式,许多都是正港台湾研发的专利机种

可用在各式音樂盒上的迷你音樂鈴
迷你音乐铃是台湾技术研发的成果

不但如此,协樱更从金属的材质上改良音乐盒的设计,例如:

「音乐盒的底座的材质与重量以及音梳的钢质与热处理硬度会影响机芯的音质,是音乐铃的核心技术所在。」

黄总经理特别对我们透露最适合音乐盒机芯底座的材质是锌合金,共鸣出来的声音会有一种温润的尾音,但是底座的重量与结构之配合 亦是息息相关,拿出各种不同重量的锌合金底座制成的音乐盒机芯来做比较,果然在音质上是有明显不一样。

「此外音梳的材质也是关键。」

音梳的生产工序复杂,是音乐铃发声的关键零件。原本23音音乐铃的振动梳片有加上铅片,主要是为了增加音梳片的重量,让低音振动音域得以显现。但在环保意识高涨的今日,含铅的产品无法通过安规检查,是不能出口到欧盟与其他相关国家的。尤其是小朋友常常把玩音乐盒,如果不小心放入口中结果不堪设想。于是协樱重新使用无铅材质设计23音的音梳片,让音乐铃产品能符合欧盟无铅检验的规范。

黃總手拿音樂盒音梳片講解製程
黄总经理手拿音梳片为我们讲解制程

电子式音乐铃

其实民国73年时,协樱精密机械甚至还有好几条电子零件的生产线,生产幼儿玩具,电子音乐卡片等消费型产品用的电子零件,工厂员工达到500人。小时候我们常常买的那种打开会有音乐的祝贺卡片现在比较少见了,其实非常有可能就是使用到了协樱的产品。

我们一时还无法想象,原来音乐铃工厂竟然也参与了台湾电子代工这一段历史。在现场的黄志光副理引导我们去了旁边的厂房,展示给我们看整条自动化电子式音乐铃的生产设备。(原址目前已改建为现代音乐铃博物馆)

協櫻過去的音樂鈴組裝現場
协樱过去的音乐铃组装现场,此情只待成追忆
過去協櫻下班時間的車潮
过去协樱下班时间的车潮 (照片提供:台湾现代音乐铃博物馆,https://www.facebook.com/sankyomusical/)

现在已经退休的黄副理告诉我们:

「当时的订单真是源源不绝,员工多到连午餐都要分两批进行。但是量大的同时,也被厂商压低了售价,陷入低价竞争的困境。」

不只利润的下降与产业外移造成的订单减少,生产规模缩小也造成特殊材料采购上的困难,增加了库存的压力。恶性循环之下,越来越难达到工厂生产时所需的最低订购量,协樱电子式音乐铃事业部的荣景不在。

音乐铃由盛转衰的关键​

接下来话题一转,黄总经理提到了台湾音乐盒产业由盛转衰的关键。

「在民国70年时,音乐铃机芯的全球年需求量高达九千多万台,光台湾外销的年需求量就有三千万台。」

但随着大陆开放,整个台湾音乐盒的产业链外移到大陆,下游的厂商开始要协樱从台湾出货音乐铃到大陆。所以在出口与货运成本的压力之下,协樱别无选择只能跟进到东莞设厂。可惜这时劣质仿冒音乐铃就开始出现在市面上。

「在大陆的竞争厂商不但开了模具仿制Sankyo音乐铃,甚至有些不符合验收规格的模具被我们丢弃后,有些小工厂就拿了这些被遗弃的模具开始偷偷生产音乐铃的零组件」

这一家偷卖底座,那一家偷卖齿轮….,拼拼凑凑起来竟成了一个仿冒音乐铃生产的地下供应链。但最糟糕的是,这些用不良规格的模具生产的音乐铃质量恶劣,坏了音乐铃的产业。

協櫻用卡車處理報廢音樂盒零件
協櫻將庫存品用卡車輾壞報廢

低价劣质音乐铃开始在市面流窜,打乱了市场行情,使得知名日本品牌Sankyo的音乐铃腹背受敌」

音乐铃在大陆开放后需求量大增,曾经一度达到年需求量接近一亿台的成绩,但现在的年需求量已萎缩至4千万台左右,质量低劣的大陆仿冒品难辞其咎。

「音乐铃由盛转衰的另一关键是因为美国开始调查进口音乐铃的音乐著作权。」

其实生产音乐铃时,工厂都有取得相关的音乐著作权,但有些进出口贸易商在做生意时,却常常忽略了音乐授权的规范,将未在美国授权的音乐出口到美国本土。这时美国著作权协会就对日本原厂进行了音乐著作权的诉讼。长年的诉讼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贸易商为了避免触犯法律不敢开发新的音乐铃的产品,音乐铃也开始慢慢淡出了聚光灯的焦点。

台湾音乐盒的潮流再起​

台湾开始从外销音乐铃转型到内销,是因为二十年前以来台湾经济起飞后,出国人数增加,开始有人在国外注意到音乐盒这项产品,当作礼物购买回台湾。

「像听见幸福就是在参观过日本小樽音乐盒博物馆后,回台湾创业带起了手作音乐盒风潮。」

小樽音樂盒博物館
以上小樽音乐盒博物馆的照片由云爸提供

但是很少人知道,日本小樽音乐盒博物馆所使用的音乐铃机芯,就是由协樱所生产再经由日本Sankyo所提供的。像近年来最知名的知音文创 Wooderful life 音乐盒也是协樱的大客户,在各个大大小小的风景区与礼品书局,还有诚品门市甚至桃园机场都能见到他们设计的音乐盒的踪影。知音文创从台湾出发,销售市场遍及中港澳、美国、英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纽澳,等25个国家。

知音文創的音樂盒展示櫃
知音文创的音乐盒展示柜。拍摄地点:台中歌剧院内的知音文创门市
聽見幸福用一杯咖啡的時間,帶您享受音樂盒演奏的美好時光
听见幸福用一杯咖啡的时间,带您享受音乐盒演奏的美好时光(照片来源:听见幸福musickaffee粉专)

在台北,还有另外一家很受欢迎的音乐盒专卖店:听见幸福。它除了有各式各样的配件让客人DIY自己的音乐盒,更特别的是还有店员巧手设计各种主题拉花的咖啡,满足客人希望展现心意与创意的愿望。

音乐盒在台湾40年的故事

以下我们团队用亲自专访协樱纪录的影片,希望您能感受到音乐盒产业的兴衰与大时代的变化。

目前协樱已经转型成观光工厂,园区共有二栋主建筑:

第一栋是由生产线旧址改建而成的博物馆,展示了各种运用协樱制作的音乐铃所设计的音乐盒,其中也展示了我们所研发的Muro Box智慧音乐盒。博物馆内还有一间传统音乐铃组装教室,很适合团体来此预约课程。

第二栋是各式品牌音乐盒的展售中心,里面也可以DIY设计音乐盒外型。户外还有小型的游乐设施,有小朋友爱的小火车、树屋瞭望台 、草皮式溜滑梯等等。

有兴趣来参观的民众可以到它们的粉专「台湾现代音乐铃博物馆」查询最新的参观优惠活动与交通说明。

台灣現代音樂鈴博物館內展示各式各樣的音樂盒
台湾现代音乐铃博物馆,馆外还有小火车与宝乐园欢迎亲子来同乐。

附录:音乐盒为何由盛转衰,我们的看法​

访问中总经理提及音乐盒市场消退的原因是大陆的低价竞争与版权的争议。我们酷鸠科技已经参与音乐铃产业数年的时间,这里也补充一下我们的看法。

首先低价竞争对产业虽有影响,但我们不认为是衰退的主因。理由是价格降低,应该会让整体出货量变大,但是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音乐铃出货量,包含大陆,已经从一亿台降低到四千万台。这代表买的人变少有其他原因,而价格变低也无法扭转这个趋势。

我们也认为版权争议是远因。因为资讯发达与歌曲流通更加容易,所以人们对歌曲的喜好更加分散。歌曲版权取得的成本就算没有逐年增加,但是因为喜好的分散,造成顾客更容易在音乐盒里找到自己想要的歌。但售价降低让音乐铃工厂更难有经费扩充曲库,形成恶性循环。

所以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关键是曲库的扩充跟不上潮流。但客制化一首歌的音乐盒,到底成本是多少呢?我们与协樱询问的结果,是一首歌的成本约为两万五千元台币(约5600人民币)。

这价格包含音乐铃滚筒的设计费用,开模费用,生产费用,还有编曲费用,这竟还不包含版权费用,但成品却只有15秒的音乐。

以工程角度很合理,但这很明显不是一个一般人可以接受的价格。经询问协樱,自协樱有纪录以来,只有一个顾客最终付了两万五千元订做自己想要的音乐盒。

所以能够在音乐盒里用合理价格取得自己想要的歌,是我们认为音乐铃的产业核心痛点,也是我们开发Muro Box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Muro Box已经推出两个版本,让您用不到一半的价钱就可以让机械式音乐盒拨放自己想要的歌。就像是家里的一台小自动钢琴,您可以将喜欢的旋律,自行用APP输入到音乐盒中,Muro Box就会按照您的创作,播放你汇入的旋律。由于音乐来源是自行创作与输入的旋律,成功解决了传统音乐铃版权授权与开模制造的高成本恶性循环。

台湾音乐盒的下一步​

在访问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桌上就摆满了各式各样协樱设计的音乐盒。有唱盘式的机芯,滚筒式机芯,拉绳式的机芯,18音的,20音的,23音,更有30音,50音与80音收藏家等级的音乐盒。但如果再不做些什么,让这个音乐盒的颓势继续蔓延,台湾整个音乐铃产业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就会不复存在。

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从厂房利用率低,转型观光工厂这点就可以知道,音乐盒的荣景已经不在。

這是Orpheus系列80音的唱盤音樂盒
这是Orpheus系列80音的唱盘音乐盒,每首乐曲可以演奏长达60-90秒时间。

我们与协樱公司合作生产的Muro Box智慧音乐盒,曾于2018啧啧平台进行群众募资。音乐盒产业已经两百年余年,一直都在。最重要的是尽量让大家了解现状,让关心的人能够有管道出一份力。感谢许多粉丝在啧啧群募期间,以预购产品方式支持我们。你们的支持就是我们持续的最大动力。

智慧音樂盒Muro Box群募紀錄

而在2020年时,我们走出台湾,在国际群众募资平台Indiegogo成功募资结案,取得了31万美元的佳绩。现在智慧音乐盒已经稳定量产,欢迎喜爱音乐盒的你,到我们的商城选购我们的产品。

请各位音乐盒爱好者持续关注我们产品的最新消息,并支持音乐盒的产业,让这个属于全世界的美好回忆,能在台湾永远的传承下去。

智慧音樂盒Muro Box的美國群募專案封面照片
Muro Box的美国群募项目封面照片

音乐盒音质的幕后关键 - 锌合金基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