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llbao

滾動的回憶,音樂盒在台灣的40年故事

原來日本小樽音樂盒的機芯來自台灣

我們在各個誠品門市與觀光景點都可以看到知音文創的音樂盒。玲瑯滿目的音樂盒手作配件總是讓大人小孩都愛不釋手
但是您有想過音樂盒上面的小飾品為何會轉動嗎?其實音樂盒的設計藏有大學問,其中精巧的音樂鈴機芯正是讓音樂盒動起來的關鍵。
其實台灣市面上有品牌的音樂盒中,大多數的音樂鈴機芯都是正港的台灣製造,藏身在富有人文與音樂素養的台中霧峰
【協櫻精密工業】是所有台灣音樂鈴的出生地。鄰近亞洲大學以及國立臺灣交響樂團,位於台中精密金屬工業重鎮,音樂鈴工廠其實與你想像中的不同。

音樂鈴高度自動化產業

雖然一般人對音樂鈴工廠的想像可能是一個個老師傅在工作檯前打磨金屬,但實際走進工廠,絕對就會被眼前的自動化生產線吹走之前所有的刻板印象。
現代化生產的音樂鈴是高度精密的金屬工業,並用自動化的生產方式降低生產成本以提供親民的價格。
這代表著傳統老師傅的技藝已經傳承與創新,這更代表著這一群熱愛音樂鈴的人,為了讓每個人都能輕鬆擁有音樂鈴所做的努力。

音樂鈴背後的故事

台灣目前唯一的音樂盒機芯生產工廠:【協櫻精密工業】,與您分享協櫻如何從與日本Sankyo協力生產音樂盒的機芯,到後來與聽見幸福合作開起了台灣音樂盒的風氣,與現在的知音文創熱潮。自行研發各式專利的機芯,經歷台灣為世界的工廠與產業外移,協櫻的努力不只見證台灣經濟起飛的歷史,更在當今台灣產業翻轉的年代立下了良好的典範。

台灣音樂鈴的歷史=協櫻的歷史

在我們的專訪中,一手建立協櫻音樂鈴事業的黃龍溪總經理,娓娓道來台灣的音樂鈴機芯生產與研發之路。

「協櫻是與日本Sankyo(三協)合資在台灣專門生產音樂鈴的一家公司」
黃總經理回憶在當時台灣作為世界的工廠,他任職的台灣三櫻公司接到了日本三協公司的請求,要在台灣創建音樂鈴的另一生產基地。為此他隻身赴日本Sankyo總公司學習音樂鈴的生產技術,並在學成歸國後,於台中霧峰規劃生產音樂盒的工廠基地。【協櫻】的名稱就是取自日本三協與台灣三櫻的合稱。


「在民國68年時,台灣便已是使用音樂鈴機芯製造各式音樂盒外銷的主要國家,而且人力比日本便宜,與台灣三櫻有技術合作經驗以生產音樂鈴機芯起家的日本三協 就找上門來談合作事宜。原本日本那邊預計投資後要三年才能損益平衡,沒想到台灣讓它第一年就已開始獲利。」因為協櫻工廠高生產素質才能達成這不可能的任務 並讓日本人訝異不已。他另舉兩個例子說明他對音樂鈴生產的高標準:「有一日本客戶要求我們要把十八音機芯 的音筒轉速誤差範圍設定在十八秒上下2秒以內才能驗 收通過,但協櫻出產的機芯能做到上下1秒以內。」「日本Sankyo對音樂鈴機芯的噪音規格是60分貝以下,而協櫻卻把 噪音規格提高到45分貝以下才能出貨。」

很難想像,一個小小的音樂鈴機芯,背後需要多少的努力與堅持。


比日本還好

協櫻的十八音新型音樂鈴產品與日本製的相比是絲毫不遜色。例如日本早期Sankyo原廠的音樂鈴設計,容易在運輸途中或是音樂盒生產廠商因裝配不慎而變形造成品質問題, 協櫻在了解到顧客回報的缺失後,進一步改善了原本的減速筏保護裝置(即上圖所示的回轉體外側的綠色塑膠件),提高了音樂轉速的穩定性。

「日本Sankyo透過盲測方法,比較協櫻廠的合理化機芯與日本廠原機種的設計品質;也就是蒙著眼睛,用聽的方式去區分音樂鈴品質的高下。」 「結果是全部測試的人都無法分辨出哪個是日本的機芯;台灣的機芯便宜音質又好」。後來連日本造幣局需要推出高品質音樂盒當作主打紀念款商品, 都指定使用協櫻所研發的十八音新型音樂鈴機芯。這才讓日本廠開始接受用台灣的設計去改良他們的機種。這不僅是協櫻一個小勝利,這更是反映著台灣一直以來不容忽視的技術實力。

台灣音樂鈴的設計研發

黃總經理說明這些成功並不是理所當然。他在當時已經預見到掌握設計能力的重要性,所以積極地研發各式新型樣式的音樂鈴機芯。 各位音樂盒迷應該在知音文創或其他音樂盒品牌中,見過裝在火柴盒大小的盒子內的迷你十八音機芯,那正是黃總經理領導研發的成果。不論馬達機種, 發條,手搖式或者旋鈕式,許多都是正港台灣研發的專利機種。

不但如此,協櫻更從金屬的材質上改良音樂盒的設計,「例如音樂盒的底座的材質與重量以及音梳的鋼質與熱處理硬度會影響機芯的音質, 是音樂鈴的核心技術所在。」黃總經理特別對我們透露最適合音樂盒機芯底座的材質是鋅合金,共鳴出來的聲音會有一種溫潤的尾音, 但是底座的重量與結構之配合 亦是息息相關,拿出各種不同重量的鋅合金底座製成的音樂盒機芯來做比較,果然在音質上是有明顯不一樣。

「此外音梳的材質也是關鍵。」音梳的生產工序複雜,是音樂鈴發聲的關鍵零件。原本23音音樂鈴的振動梳片有加上鉛片,主要是為了增加音梳片的重量, 讓低音振動音域得以顯現。但在環保意識高漲的今日,含鉛的產品無法通過安規檢查,是不能出口到歐盟與其他相關國家的。尤其是小朋友常常把玩音樂盒, 如果不小心放入口中結果不堪設想。於是協櫻重新使用無鉛材質設計23音的音梳片,讓音樂鈴產品能符合歐盟無鉛檢驗的規範。

音樂鈴由盛轉衰的關鍵

「在民國70年時,音樂鈴機芯的全球年需求量高達九千多萬台,光台灣外銷的年需求量就有三千萬台。」但隨著大陸開放,整個台灣音樂盒的產業鏈外移到大陸, 下游的廠商開始要協櫻從台灣出貨音樂鈴到大陸。所以在出口與貨運成本的壓力之下,協櫻別無選擇只能跟進到東莞設廠。可惜這時劣質仿冒音樂鈴就開始出現在市面上。 「在大陸競爭廠商開了模具仿製Sankyo音樂鈴機芯 之後,有些不符合驗收規格的模具被丟棄, 但有些小工廠就拿了這些被遺棄的模具開始偷偷生產音樂鈴的零組件」這一家偷賣底座,那一家偷賣齒輪….,拼拼湊湊起來竟成了一個仿冒音樂鈴生產的地下供應鏈。

但最糟糕的是,這些用不良規格的模具生產的音樂鈴品質惡劣,壞了音樂鈴的產業。

「低價劣質音樂鈴開始在市面流竄,打亂了市場行情,使得知名日本品牌Sankyo的音樂鈴腹背受敵」音樂鈴在大陸開放後需求量大增,曾經一度達到年需求量接近一億台的成績, 但現在的年需求量已萎縮至4千萬台左右,品質低劣的大陸仿冒品難辭其咎。「音樂鈴由盛轉衰的另一關鍵是因為美國開始調查進口音樂鈴的音樂著作權。」 其實生產音樂鈴時,工廠都有取得相關的音樂著作權,但有些進出口貿易商在做生意時,卻常常忽略了音樂授權的規範,將未在美國授權的音樂出口到美國本土。 這時美國著作權協會就對日本原廠進行了音樂著作權的訴訟。長年的訴訟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貿易商為了避免觸犯法律不敢開發新的音樂鈴的產品,音樂鈴也開始慢慢淡出了聚光燈的焦點。

台灣音樂盒的潮流再起

台灣開始從外銷音樂鈴轉型到內銷,是因為二十年前以來台灣經濟起飛後,出國人數增加,開始有人在國外注意到音樂盒這項產品,當作禮物購買回台灣。 「像聽見幸福就是在參觀過日本小樽音樂盒博物館後,回台灣創業帶起了手作音樂盒風潮。」

但是很少人知道,日本小樽音樂盒博物館所使用的音樂鈴機芯,就是由協櫻所生產再經由日本Sankyo所提供的。 像近年來最知名的知音文創 Wooderful life 音樂盒也是協櫻的大客戶,在各個大大小小的風景區與禮品書局,還有誠品門市甚至桃園機場都能見到他們設計的音樂盒的蹤影。知音文創從台灣出發,銷售市場遍及中港澳、美國、英國、日本、韓國、新加坡、紐澳,等25個國家。

黃志光-退休副理(左3) 黃龍溪-總經理(右3) 林麗玫-副理(右2)

台灣音樂盒的潮流再起

我們接下來發表的MURO BOX,將會是音樂盒產業兩百年來最重大的創新。我們要讓機械式的音樂盒可以依照收藏者的喜好自行編曲,用網路分享自己最愛的曲目給世界各地的音樂盒愛好者。請各位音樂盒的愛好者持續關注我們產品的最新消息,並支持音樂盒的產業,讓這個屬於全世界的美好回憶,能在台灣永遠的傳承下去。